1. <cite id="v0gea"></cite>

        2. 您的位置:一元一國學網 > 國學入門 > 國學名人 >

          “翠微校史”:西北樓里的大師們

          2017-11-20 10:28
          來源:中國新聞周刊 作者:趙珩
          所謂“翠微校史”,不知是誰冠以這樣詩意的名稱。而其所指,就是1963年從全國院校抽調專家學者,住到北京翠微路2號院中華書局西北樓,參加二十四史的點校。

          (左起)中華書局編輯趙守儼、中央民族學院教授翁獨健、北京師范大學教授白受彝、編輯何英芳在進行“二十四史”以及《清史稿》的點校工作。圖/作者提供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翠微校史雖然只是二十四史點校工作之一隅,但這些老學者們的勤奮和執著、學養和品德,在半個多世紀后的今天,仍然依稀于眼前。

            所謂“翠微校史”,不知是誰冠以這樣詩意的名稱。而其所指,就是1963年從全國院校抽調專家學者,住到北京翠微路2號院中華書局西北樓,參加二十四史的點校。

            我的父親趙守儼(注:曾任中華書局副總編)從始至終參與并負責具體組織協調工作,為此付出了極大的精力和心血。1963年,我只有14歲,雖然從小受到家庭熏陶,對文史有興趣,但對點校二十四史是怎樣的工作和過程,是完全不清楚的。只是由于我家住在翠微路的機關宿舍,與那些參加點校的學者們朝夕相見,所以尚能從側面回憶些當時的情景。

            西北樓

            二十四史的點校工作,是中國學術史和出版史上的一項偉大工程,從上個世紀 50 年代末到70年代中期,二十四史的點校歷時近20年。

            嚴格說,應該分為兩個階段:第一階段是從50 年代末到“文革”前夕,而第二階段是從1971年5月到1977年11月《宋史》出版,全部點校工作完成。

            在第一階段中,前四史的點校是整個工作的前奏。《史記》在顧頡剛先生點校的基礎上由宋云彬先生再次加工整理完成;《漢書》是由傅東華先生在西北大學歷史系點校的基礎上加工完成,《后漢書》的點校主要是宋云彬先生完成;《三國志》的點校是由陳乃乾先生完成。1959年《史記》正式出版,其他三史也在“文革”前陸續出版。

            至于其他各史的點校基本是從1962年開始的,而集中各地的學者到中華書局參加全面點校工作則是從1963年開始。

            翠微路2號院最里面有兩座L型的宿舍樓,叫作西北樓和西南樓。當時中華書局和商務印書館同在這個大院里辦公,西南樓是商務的宿舍,西北樓是中華的宿舍。每座樓都是三層,各有三個樓門,每層有三個單元房,兩個三居室,一個兩居室。房間的面積都較大,冬天的暖氣雖然燒得不好,但是都有。

            我家住在西北樓二門二層一套三居室的單元中。西北樓一門和二門基本住滿,只有三門里沒有幾家人,絕大部分單元都是空著的,夠住二十幾人。

            從1963年初開始,西北樓就陸續住進參加整理二十四史的各地專家教授。家在北京的教授為了工作方便,不受干擾,也有住在這里的,但是不多。

            從1963年到1966年的上半年,人員的流動很大,你來我走,有的住的時間長,有的住的時間短,最多時十六七人,最少時只有七八位。房間的配置是每位一間,里面有單人床一張,書桌一張,書架一個,衣柜一個,十分簡單,類似招待所的性質。

            很多教授在回憶這段生活時都很懷念,主要是那里比較幽靜,工作條件較好,生活也算方便,更兼那時三年困難時期剛剛過去,條件相對好轉。

            當時沒有煤氣,中華書局職工和家屬都要自己生爐子做飯,外調來的專家學者則不用做飯,一律在南面的大食堂吃小灶,到吃飯的時間,走幾步就到食堂,坐在飯桌前就行了。那時我家雖自己做飯,但也常到大食堂去買些主食,經常看到他們圍坐在大圓飯桌前吃飯。雞鴨魚肉每頓都有,還經常能吃到外面買不到的大黃魚、海參、對蝦什么的,伙食相當不錯。早點也有牛奶、豆漿、稀飯之類。這在那個時代已經是很高的規格了。

            負責他們生活起居的專職工友高培義,是個個子不高、 很憨厚的年輕人。因為單元里沒有爐火,所以每天要及時給他們送開水。這位高師傅每天兩三次給他們送水,一手提著四五個鐵皮暖壺,穿梭于西北樓和大食堂之間。

            每逢春節,多數住在這里的教授學者都要回去過年,整個西北樓三號門里會是空蕩蕩的。

          1961年12月,趙守儼《關于各史校點者借調問題的建議》的手跡。圖/作者提供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教授們

            我的父親生于1926年,1958年從商務印書館調到中華書局時只有32歲,是金燦然先生發現他的才華和能力,讓他負責古代史編輯組的工作,他也是中華書局最年輕的中層干部。后來他主持二十四史的整理工作時,也不過三十六七歲。但是,許多整理工作的規劃都由他起草,加上他的家世背景和實際水平、工作能力,得到了那些老先生們的肯定和尊重。因此,他與各地來的專家教授相處得十分融洽。

            這些專家學者中,我印象最深的多是在這里住得較長的。如山東大學的王仲犖先生、張維華先生、盧振華先生,武漢大學的唐長孺先生、陳仲安先生,中山大學的劉節先生,吉林大學的羅繼祖先生。家在北京的則是北大的鄧廣銘先生、中央民族學院的傅樂煥先生,還有就住在這個大院里的宋云彬先生等。不過宋云彬先生并不住在西北樓,而是住在大院一區的一棟日式別墅中。當時《明史》的點校工作是鄭天挺先生帶著南開的教授在天津做的, 不過鄭天挺先生有時也住在這里。北大的王永興先生后來是內子的導師,他也經常回憶起在西北樓的日子。

            那段時間父親的工作很緊張,經常要伏案到深夜,幾乎沒有星期天。我記得每到周日的上午都有老先生們來我家,主要是就點校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和校勘體例等與父親商量。來得最多的是王仲犖、唐長孺和宋云彬三位先生。王、唐兩位先生來此都是談點校工作問題的,而宋先生來此談完工作以后,聊的閑話也最多,甚至和我也要交談幾句。

            宋先生儒雅倜儻,愛好很多。我記得他曾請我們全家進城(那時管到市區去叫“進城”)去看戲。宋先生也好書畫。那時房子不講究裝修,父親的書房墻上有處地方掉了墻皮,就想用字畫遮擋一下。選來選去,一般條幅都不夠寬,遮擋不住,于是就挑了一幅董其昌的行書中堂遮擋,中堂上題五言絕句:“春風二月時,道旁柳堪把。上枝拂官閣,下枝通車馬。”那幅中堂雖然是先曾叔祖趙爾萃傲徠山房的舊物,卻是清人所仿的贗品,所以隨便掛掛也無所謂。那日宋先生來,頗注意,來回端詳,還說寫得如何好。宋先生雖然比父親大將近30歲,但總是將父親當成朋友。按道理,我應該叫他“宋爺爺”,但因他和父親同事,一直以“宋伯伯”相稱。前年,宋云彬先生的文孫宋京其等家人將他所藏書畫拍賣,以其所得建立了“宋云彬古籍整理出版基金”,此舉得到了社會和學界的一致好評。今年春節,京其來寒舍,我們還談起許多翠微路的舊事。

            山東大學的王仲犖先生曾受業于章太炎,是章太炎先生晚年的弟子。王先生不但是治魏晉南北朝史的著名史學家,也是執教山東大學40年的教育家,門人學子遍布海內外,影響卓著。不過我見到的王先生卻是非常謙和慈愛,沒有任何學術權威的架子。他方方的臉,比較胖,總是笑嘻嘻的,說話細聲細氣。他在西北樓住的時間較長,也常來我家,所以我印象特別深刻。

            1966年11月,彼時二十四史點校第一階段因“文革”而停止,王先生也早就回到濟南。當時我借著“串聯”之名去江南游山玩水,第一站先到了泰山,在泰山上盤桓了三日后,下山到了濟南,就直奔他在山東大學的家。他在“文革”中沒有受到太大的沖擊,家中也很平靜。他的夫人鄭宜秀先生比較年輕,很能干,事業心也很強。王先生夫婦對我這個不速之客非常歡迎,體貼周到至極。我對他家最深的印象就是家庭和睦,即使在那個特殊的時代,也能感受到其樂融融的氣氛。他們讓兩個孩子第二天陪我去游大明湖,臨走還特地叮嚀我們不要在外面亂吃東西,必須回家吃飯。我在那里雖然只住了兩夜,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          唐長孺先生也是專治魏晉南北朝史的學者,執教于武漢大學。我雖不是學習歷史的,但是青年時代讀過他的《魏晉南北朝史論叢》和續編,唐先生的名字很早以前就知道。唐先生也是兩度參加二十四史點校工作,與我父親的關系很好,后來還有很多交集,直到晚年還與父親有很多書信往來。

            那時同唐先生一起住在西北樓的還有他的學生,也是他的助手陳仲安先生,陳先生實際上也參加了這項工作。唐先生的個子比較高,陳先生矮一些,兩位都是高度的近視眼,眼鏡片都像瓶子底一樣厚,看得出來是一圈一圈的。陳先生除了要協助唐先生工作,還要照顧唐先生的生活起居,足盡“有事弟子服其勞”的古訓。唐先生說話走路喜歡仰起面孔,這也是平時的習慣,并非是傲氣。陳先生隨侍左右,寸步不離。

            最有意思的是這師生兩人在晚飯后的散步。那時翠微路2號的院子很大,從西北樓出來圍著大院轉一圈要十幾分鐘,他們走得慢,走走停停,大約要半個多小時。“亦步亦趨”這個成語在他們師生二人身上得到最真切的體現。兩人遛彎時,陳先生總是在唐先生身后一步之遙,不論快慢,這個距離是不會錯的,絕對不會與唐先生并肩而行。但兩人的步伐卻是完全一致,唐先生邁左腳,陳先生不會邁右腳,他完全按照唐先生的步伐行進,有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步子錯了,就會馬上調整過來。我當年最喜歡看這師生二人晚飯后遛彎,前面是唐先生倒背著手信步走,后面是陳先生在一步之遙外緊跟著,特別有趣。

            我記得唐先生第一次下了火車來中華書局報到,那時陳仲安先生還沒來,好像是過了中午食堂的飯點,父親就帶著唐先生到我家吃飯,我母親在匆忙之間很快弄出幾個葷素兼有的飯菜。后來唐先生向很多人夸過我母親如何莊靜賢淑,如何能干。

            張維華教授是住在西北樓的教授里年齡偏大的,也是山大的教授。我對他的印象不太深了,只記得他是山東壽光人,一口的山東話。

            我對盧振華教授的印象卻很深。他在點校二十四史中主要是負責《南史》和《梁書》的標點。盧先生的頭比較大,而且謝頂,個子也較高。

            他有個兒子叫盧今玨,比我小兩歲,長得并不像他,常從濟南來北京看他,寒暑假會在西北樓住一個假期,與大院里的孩子混得都很熟。盧先生非常溺愛這個兒子,幾乎是有求必應。這位盧公子在生活上又比較講究,喜歡追逐時髦。那個年代也沒有什么可攀比的,自行車是最可以炫耀的東西,他一直磨著盧先生給他買一輛二六型號的新自行車。當時買車的錢倒不是問題,關鍵是要票。于是盧先生為了兒子到處奔走,逢人就打聽哪里能弄到自行車票,再有就是咨詢到底是買二六的還是買二八的,是買“飛鴿”的還是買“永久”的。盧先生很少來我家,但有次特地為兒子買車的事登門造訪。他一口湖北話,將二六自行車的“二六”永遠讀作“而流”,從此我們也管二六自行車叫“而流”,這在我家成了個“典故”。大概后來在別人的幫助下,這位盧公子如愿以償,天天騎著锃光瓦亮的新車在大院里轉悠。

            中山大學的劉節先生資格很老,曾受業于王國維、梁啟超和陳寅恪先生,畢業于清華大學國學院。他在翠微路2號院西北樓住的時間不太長。“文革”中劉先生替老師陳寅恪挨斗的事在學界廣為流傳,他無論在治學還是為人上都有“士”的風骨。在當時住在西北樓的教授中,他的年齡屬于比較大的,個子也較矮,但是走路很快,一點沒有老氣橫秋的樣子。從食堂吃完飯后,他常常第一個快步走回宿舍。

            劉節先生對于中國史學史有精深的論述,也是一位秉承中國傳統儒學理念的學者。他敢說敢為,在那時的政治氣候中也能發表不同的學術見解,很令人佩服。住在西北樓的時候, 他不太與人交流,也很少看到他出來散步。

            對吉林大學調來的羅繼祖先生我也有很深的印象,原因是,他是永豐鄉人羅振玉的文孫。

            我從小看過不少羅振玉的照片,對羅振玉的形象比較熟悉,但是我從眼前這位羅繼祖先生身上怎么也找不到羅振玉的影子。羅繼祖先生身材矮小,瓜子臉,額頭比較寬,戴著一副眼鏡,又有些黑瘦。看他晚年的照片,倒是顯得胖了。他從小在祖父身邊長大,從來沒有進過任何學校,接受的完全是庭訓教育,但無論是經學、小學、史學還是博物金石之學,根底都極為深厚,這與我父親所受教育的方式有相似之處。羅先生雖然比我父親大十余歲,但應屬同輩人,兩人的祖父都是清末的人物。不過,在那個年代,他們除了工作中的交集,都緘口不言舊事。羅先生主要是參加《宋史》的點校工作,其實,他對于遼金史的研究更為擅長。

            南開的鄭天挺先生主要在天津主持《明史》的點校工作,但是也偶爾住在西北樓。我估計他主要是來參加點校工作的碰頭會。鄭先生和謝國楨先生都是明史專家,我父親與這兩位都有較多的來往。

            陳垣先生也參加了點校工作,因為他年事已高,從來不來中華書局,都是父親往來于北師大與中華書局之間,有什么問題就向他請教或匯報。

            鄧廣銘先生在北大有家,但是也在西北樓住過一段時間。這些學者的著作我讀過最多的,就要數鄧先生的了。我從小崇拜岳飛,但凡關于岳飛的小說(如《說岳全傳》)、戲曲、評書、繪畫等無不關注。鄧先生的《岳飛傳》我少年時代誤以為是小說而讀過,雖然后來發現是關于《宋史》和岳飛的考證性學術著作,也還是硬著頭皮讀了下來。以后又讀過他的《辛棄疾傳》和《辛稼軒年譜》。

            鄧先生在這批人里算得是身材略高而比較胖的,肚子也比較大,尤其是他的眼袋很突出。這讓我總是想起 《岳飛傳》里一幅木刻版岳飛像插頁,那是迄今最為經典的岳飛木刻版畫,上面的岳飛也有較大的眼袋。我總覺得鄧先生和岳飛長得很像(其實是個錯覺,一點也不像),而他的名字又總是和岳飛聯系在一起,于是就在背后給他起外號,叫他“岳武穆”。有時在院里碰到鄧先生,回家就說遇到 “岳武穆”了,因此多次受到父親的斥責。

            中央民族學院(今中央民族大學)的傅樂煥先生是傅斯年先生的侄子,早年曾在傅斯年的舉薦下在史語所任助理研究員。他雖然家在民族學院,但也住過西北樓,與父親交誼很好。他主要是負責點校《金史》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1966年5月,“文革”雖然還沒有全面爆發,但是大專院校已經是疾風暴雨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,傅先生被誣陷為“特務”“蔣介石的忠實走狗”和“反革命分子”,被揪斗多次,遭受毆打和人身侮辱。不久,他就在陶然亭投湖自殺。

            大概傅先生是“文革”中最早自殺的學者,他的死給了父親極大的刺激。我還記得,消息傳來,父親既不敢聲張,又很緊張,也異常難過,輾轉反側,徹夜未眠。

            傅先生的卒日,也是“翠微校史”第一階段的終結。從1966年四五月間起,西北樓里的教授們陸續走光。

            三號門的燈光

            1966 年以前,前四史均已經完成出版,其余各史尚在加工階段。

            整個二十四史點校工作中,新、舊《唐書》和新、舊《五代史》是由上海方面進行的。《明史》基本是在鄭天挺先生的主持下在天津南開做的標點工作。所以住在西北樓中的教授們主要是對《晉書》、南北朝“二史八書”以及《宋史》《遼史》《金史》《元史》進行標點校勘工作。那個時段《清史稿》還沒有納入這項工程。

            1971 年春天,二十四史整理工作重新上馬。

            我父親從湖北咸寧向陽湖五七干校回到北京恢復工作,這也是二十四史整理工作“梅開二度”的早春天氣。嗣后,不少文史界耆碩相繼走出牛棚,走進中華書局,開始了新的點校工作。唐長孺、啟功、王鍾翰、張政烺、陰法魯和周振甫等先生都是那時恢復或參加了此項工作的前輩學人。

            雖然兩度參與這項工作的學者在全國達到百余人,不過川流往來住在西北樓的學者教授最多時也不過二十余人。

            他們的生活習慣不同,有的睡得很晚,有的起得很早,有的習慣夜間工作。因此,西北樓三號門里經常徹夜有燈光亮著。窗前書桌上臺燈昏黃的燈光透過窗簾,總給人一種安謐而又躍動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“翠微校史”雖然只是二十四史點校工作之一隅,但卻是令人難忘的記憶。這些老學者們的勤奮和執著,學養和品德,在半個多世紀后的今天,對如今已進入老年的我來說,仍然依稀于眼前。

            (經授權摘編自趙珩所著《逝者如斯:六十年知見學人側記》,中華書局出版)

          視頻
          圖片
          合作單位
          友情鏈接
         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合作支持 | 網站地圖 | 網站律師 | 隱私條款 | 感謝表彰 | 在線投稿
          2006-2019 湖北一元一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鄂ICP備10021768號-6 鄂公網安備 42018502000595號
          本網站由湖北謙順律師事務所提供法律服務 公益熱線:027--87528487
          天津福彩 www.haosenmy.com:平江县| www.biaogantiyu.com:明溪县| www.p5539.com:新泰市| www.anoscampagnes.com:宣汉县| www.sidewaysmilk.com:门头沟区| www.szmulinsen.com:清水县| www.ppmss.com:休宁县| www.g6552.com:新平| www.janielholidays.com:清苑县| www.jnchtg.com:甘肃省| www.sz-jinxuan.com:义乌市| www.g3553.com:武汉市| www.jinlanwanmuye.com:泰来县| www.th336.com:磐安县| www.childhoroscopes.com:房山区| www.m8556.com:阿合奇县| www.bigbanganimation.com:韶山市| www.shkef.com:江阴市| www.bmwbursa.com:金坛市| www.alexandralipkova.com:桂东县| www.huangdaobb.com:随州市| www.limonychelo.com:吉安县| www.q2969.com:秦皇岛市| www.gzylflzx.com:巴林右旗| www.bisutekirevere.com:昭苏县| www.hg98345.com:郑州市| www.ewunthegun.com:武陟县| www.eugeniopetulla.com:肃宁县| www.wobocai.com:泰安市| www.extreme-projects.com:吉林省| www.fundacaoaristidesdesousamendes.com:汾阳市| www.lclxh.com:平昌县| www.valsogtc.com:峨山| www.theeconomicsbook.com:青田县| www.gunungpoker.org:东明县| www.liuxiaozhou.com:陆川县| www.n7989.com:安丘市| www.cwwwm.cn:贡嘎县| www.elusiveo.com:澎湖县| www.leominstersba.com:清河县| www.tgted.com:海晏县| www.hangangcamp.com:石棉县| www.spiritridersmc.org:康乐县| www.arfengwork.com:千阳县| www.tusbolsaspublicitarias.com:交口县| www.z5662.com:贵德县| www.chipinsight.com:商城县| www.xhttw.com:海原县| www.jisemm.com:桦南县| www.shyhdt1688.com:滦南县| www.gfcf14greendream.com:正镶白旗| www.robingrace-artist.com:谢通门县| www.marketsizeinfo.com:仙游县| www.shipwatch.org:津市市| www.markctalbot.com:泾阳县| www.ianburney.com:中西区| www.sableridgevillage.com:兴安盟| www.dobene.com:台前县| www.jtdyz.cn:江达县| www.mzsgs.com:云龙县| www.massage-to-heal.com:班戈县| www.polish-translator.org:麦盖提县| www.manytronics.com:都兰县| www.sutibao.com:益阳市| www.yupaixieye.com:永春县| www.g8285.com:巴彦县| www.bukharijalali.com:综艺| www.pikling.com:林州市| www.mfbcg.com:晋中市| www.lcompuserve.com:麦盖提县| www.materiel-beaute.com:大英县| www.upgamez.com:图片| www.m8589.com:青阳县| www.curlytoppipeco.com:会宁县| www.3182114.com:新巴尔虎右旗| www.ccgyzh.com:库车县| www.zamanbook.com:正蓝旗| www.hg22773.com:天长市| www.heritage-academy.org:盐边县| www.qdtingmei.com:台东市| www.golddragonrecruiter.com:清丰县| www.bikeleads.com:临安市| www.sihaicsw.com:新竹县| www.newsstuck.com:怀集县|